今天是: | 图文资讯 | 名校风采 | 校歌 歌词 |

首页

办公室 工作计划 党务校务 教务处 浙大网络 全国学籍 FTP 资源 学生处 德育园地 消防安全 教科室 教育科研 总务处 图 书 馆 群 团 团 委 会
图说一中会考管理 学分查询 信息会考爱心互助 心灵氧吧 课题研究 资料下载校友通讯
德化一中信息网>>
德化一中野草叶文学社县特殊学校之行
[ 发布:福建省德化第一中学 | 更新时间:2015-11-9 11:27:29| 阅读 1065 次 | 作者:野草叶文学社 ]  

116,我社组织部分社员到县特殊学校进行献爱心活动。


阳光明媚得晃眼,红色的绣球花艳得浓烈。进入学校后,我们不由自主地放轻脚步,压低说话的声音。还未下课,四周全然没有来此之前想象中的嘈杂。四处张望,只有飘扬的国旗与反射在玻璃窗上的灿烂阳光,一片静谧而安宁的气氛,连平日里欢悦的鸟儿,都似乎在这里变得异常得小心翼翼,生怕打破这份安静。

多少带点心理作用的结果,这种气氛在让我们内心沉静下来之后,衍生出了些许不忍与忧伤。这时,一个穿粉色衣服的小女孩坐着摇摆车,飞快地朝我们冲过来。在快要撞到我们时,她刹住了,歪着脑袋打量我们。她的眼神有些涣散,却并非没有焦点,犹豫再三,她还是咧着嘴笑道:“姐姐好!”我们中间,立刻有人蹲下身来与她平视,同样笑着回应:“你好!”小女孩像是极少听过这样的问候,缩着身子后退了半步,不敢直视我们。“你几岁了呀?”约莫几十秒的眼神躲闪与沉默,她终于抬起头,脸上挂着腼腆的笑意,抛下一句“十三岁”,就坐着摇摆车,飞快地离开。


看着她离开的背影,我偶然发现二楼教室的一扇窗户里,探出了一个小脑袋,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我们。我正想抬手打个招呼,他便马上离开了窗边。这里的孩子,有的活在无声的世界里,有的活在模糊的想象中,白色的教学楼,锁住了他们的纯真,却也隔绝了外面世界的多彩与纷繁。他们中的很多人,一年里除了父母和老师,没有见过其他人的面孔,那踮着脚的张望和咧着嘴的笑容,可能需要付出我们难以想象的勇气。我们中的很多人,都若有所思地静默着,没什么力道的微风,却差点吹出了我们眼角的泪。来之前,有同学问说,为什么想来这种地方让自己难受?也对,如果不踏足这里,便不会有突然的心疼,也不会愧疚——相似的年纪,我们蹦着跳着,他们却只能靠在栏杆上,望着湛蓝的天空发呆。这算不算是“自讨苦吃”呢?


下课了,我们分成几个小组,带着一些书籍和文具,准备到他们教室里去。上楼梯时,没有人说话,堵在咽喉的紧张与点点酸涩,使每个人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。没有老师在场,年纪偏小的孩子便不会乖乖坐在位置上,他们几乎是一见我们就跑,然后远远地回头看看,又不忍跑远。在学前班里,有穿着一红一蓝的两个小姑娘,很爱笑。我们给她们的漫画书和彩纸,她们都抱在怀中,只是笑。原以为一句“谢谢”,是她们害羞不敢说出口,后来才知道,她们根本无法开口说话。还有一个叫庄舒怡的小姑娘,面对我们并不在意答案的提问,她很努力地想回答,可越紧张,越是说不出话。“不用着急,你慢慢说,我们都听得懂。”从未有过如此温柔地对待一个人,不因她的迟缓而着急,也不因她的笨拙而生气,她断断续续的回答,已经让我们感到了莫大的暖意。


聋班里,我们教他们画画,他们教我们手语。因为听觉和言语上的障碍,交流起来颇为困难。往往他们一个动作比划很多次,我们却仍旧猜不透这其中的意思。纸和笔是彼此交流的工具。他们还会拿着讲台桌上的《中国手语》书,一页一页地比划给我们看。那个颇受关注的女孩小禧,长相清秀,眼神清澈。和我们一样的年纪,看起来却要娇小得多。她的思维很敏捷,字迹也很工整。我们都在感慨,为她感到可惜,如果不是先天的缺陷,她将会多么优秀。

逐渐熟络之后,孩子们不再躲避我们的眼神,他们会指着我们的校徽,轻轻地触摸一下便立刻收手,像是满足了好奇心一般地笑着。有的人会主动牵着我们的手,指着墙上的照片,用不太清晰的口音说:“那就是我!”还有的人,会因为叠不成孔雀而灰心丧气,却又因为折出了千纸鹤而欢呼雀跃。他们的学习速度其实非常快,不能不说他们是聪明的。其实,他们与人们口中的正常孩子,并没有多大的不同。他们的心思,甚至要比很多人要来的细腻和缜密,只是他们找不到表达的方式。那一点点并非他们自愿的先天造成的差异,在不少人的眼中,渐渐放大成了鄙夷和嫌恶,这不公平,真的不公平。



这里的气息是澄澈无邪的,连倾洒在走廊上的阳光都变得异常柔和。时间很慢,慢的似乎就要停止流转,将这里的笑语欢歌无言定格,在我们每个人的心头浓缩成一张小小的胶片,烙印着他们洁白的年华,也印刻着我们一段不同以往的青春记忆。

离开前,我们和他们一起,照了张合影,把这个下午相处的光阴,永远地保存下来。他们中的很多人,不懂得如何表达心中的不舍,只能一直跟在我们身后,抓着我们的手指头不肯松开。我永远都忘不了他们询问“你们下次还会来吗”的时候,眼眶里氤氲的水汽。他们孤身一人太久了,极少有人带着糖果和笑容而来,敲开他们心中紧闭的大门,把他们不曾感受过的外界的阳光迎接进来。我想他们需要的,从来就不是同情,而是平等的理解与尊重,以及毫无顾忌的敞开心扉,真诚相待。


愿人们能够多关注他们,愿他们的笑容永远纯净,愿和暖的阳光永远闪耀。


打印此文 | 关闭窗口